喜歡的角色90%站攻,謝絕任何本命受向糧食及言論,請勿強行安利,大家互相尊重。
CP不拆不逆,拒絕KY。雖然偶爾喜歡拉郎,但拆到CP純屬惡趣,不會真情實感。

/殺無生大本命/夜神月我男神/
本命/魔王子|歎希奇|夸幻之父
牆頭/楚天行|縱橫子|寄曇說|
琴缺風隼|魔息大帝|地繭無限|
鬼刃夕痕|邪天子|黃泉|戰神猊

BIGBANG/TG
SpeXial/杰晉
名柯魔快/平新|白快|赤ジン|スコバボ|稻長|萩松|敢高
東離/殤凜
霹靂/夸楚
拉郎/殺無生x歎希奇|魔王子x凜雪鴉
 

†有感|霹靂† 夸幻之父和楚天行在一起的幾天 (七)

觀後感,截圖多。內含完整口白,以及夸楚CP向腦補(。)

範圍:仙魔鏖鋒15-1、15-2

(一)(二)(三)(四)(五)(六)



旁白:『靜謐夜空,一旦漫成火紅,便是黎明之前的暴動。』

夸幻之父:「嗯?殺氣。 」

旁白:『甫驚詫,赫聞來聲,眼前,已是頃刻無常的狂亂。』

夸幻之父:「你!」




說起來,第一次看這裡的時候,雖然上集預告都捅下去了,可是還是很安心呢(笑)


旁白:『劍之所及,一片焦土,寸草不留。』





夸幻之父:「好強的壓迫。」

旁白:『初交手,猛然驚覺生死,已迫在眉睫。』






夸幻發了顆綠色光球,被來者砍破之後,不久就發現這是他要找的單鋒罪者。

((然後夸的這個鞋尖出鏡率異常的高

夸幻之父:「這種劍法,你是單鋒罪者。」








短暫交手之後,夸被震開負傷,擦嘴角血跡特別帥

夸幻之父:「這樣的強者,夸幻以此回敬。」


這個動圖帥到我可以看一天


emmmm然後第二顆光球也被砍破了…

旁白:『怒眉一騰,竟是幻世七劫雙招併合,殛火雙流。』

旁白:『橫暴劍者見狀,反握神器,神定,直衝,應聲砍破。』







單鋒罪者砍完光球之後,上前給夸幻劃了一刀。可是我卻看不出來是哪個部位

旁白:『身烙血痕,夸幻決意,以命闢命。』

夸幻之父:「殛火裂,三式併合。」









一下兩招合一起的,一下三招合一起的


旁白:『混沌怒殛,猙獰踏火,獓駰天裂,三招運合,引動體內靈珠佛氣沸騰。』



我說我的夸啊,你就這麼踩出一個萬字,真的都沒發現自己身體哪裡怪怪的嗎!就只覺得有股異氣而已嗎


然後又双叒叕被破了emmmm 編劇留點逼格給他好嗎!

旁白:『卻見劍者掄劍一旋,手上驚世之劍乍現耀世白芒,側身狂奔,極端逼近。合招被破,再添重創,同一時間,佛氣強撼劍者。 』










頭髮沾到血了QAQ

這種嘴角濺血的方式其實挺美的了…比起被踢下水那次




這時候甜心終於到啦!

楚天行:「不妙!」





甜心及時救援!然後總有一種夸等甜心要跑到了的時候才倒下去的錯覺


人來了就能安心躺了((不

無形中產生的信賴跟依賴什麼的!

接的剛剛好超滿足


甜心把夸帶走之後,又回到船上了。



夸在劇中很少露出脖子啊,估計是衣服太厚了


然後甜心摘下一片玉萍,放在夸的心口上!





玉萍有好多片的,偏偏這片真的是心型!粉紅泡泡溢出屏幕了!

感覺真像把自己的心疊在戀人的心上一樣

像在暗示兩人心心相印什麼的

真的好喜歡這一段啊!



人家說認真的男人最帥,甜心這裡真的特別俊!這個角度好看極了!看看這骨架多好看!



經過治療(?)後,夸醒來啦!






一坐起來之後看看四周,又在熟悉的船上了!

夸幻之父:「卬怎又在船上?」

楚天行:「其實我比你更想了解這個問題。」






他們真的超可愛啊!

夸發現自己在船上,然後身為把夸帶上船的船長甜心居然說比夸更想了解這個問題

看來甜心的腦袋跟不上心中的愛意了!


就在我覺得他們已經很甜的時候,高能的又來了!

楚天行:「我到底是欠你多少?」


甜心你???!!!!!

這是在撒嬌嗎???!!!!!

好可愛啊???!!!!!

竟然對夸撒嬌???!!!!!



雖然我們夸冷處理了嚶嚶嚶!

但但但還是覺得好甜

想想夸對甜心這樣的舉動應付不來有多可愛



是說這鏡頭柔光一次比一次重

然後好歹甜心又救你一次居然就岔開話題!

甜心真的是被夸吃定了

夸幻之父:「那名劍者,就是單鋒罪者,就是他將閱霄門一脈,全數滅口。那時卬一縱出地穴,就遭他猛烈攻擊,欲置卬於死地。看來他已將目標直接鎖定在卬身上。」

楚天行:「這名劍者實力驚人,這回你應該深刻感受到。」

夸幻之父:「頭一回,卬的幻世三式聯招被破,此人劍法之極,搭配他手上那口罕世神器,確實令人忌憚。」







楚天行:「如果他真非殺你不可,那這回失手,勢必會再殺來,你要做好準備。」

夸幻之父:「卬心中有數。」






我的夸看起來變得好乖啊

緩緩闔眼的時候特別乖



楚天行:「話講回頭,你一人進入黃泉三千丈,有看到什麼嗎?」

夸幻之父:「冥鴻殘章記載沒錯,內中確實有人隕落,但卻只剩下一個脫胎人殼。」

楚天行:「人殼?你的意思,是血闇源頭不在地穴內,甚至已變了形貌,滲透武林?」

夸幻之父:「卬亦有此想,但真如此,那要揭破血闇源頭身份,就更是難題。不過巧合的是,單鋒罪者出現之處,再一次與血闇源頭有關,線索似乎導向兩者之間,緊密相關,這是故意,或是無意?」







接著甜心又在慫恿夸去補神器233333

楚天行:「無論故意無意,事情的關鍵,全落在這名劍者身上,你終究需與他一會。依楚某看,要想從他口中查出真相,就必須先與他同樣,擁有不世威力的神兵,你才有取勝活命的機會。你那口斷劍呢?此戰有用嗎?」

夸幻之父:「一口只剩餘威的斷劍,要如何抵擋得了那名劍者的狂襲?三光之器,早是無用。」

楚天行:「夸幻之父啊,它不是無用,它是在等待你將他復原,發揮三光之器的完全實力啊。」

夸幻之父:「卬又非煅劍之人,如何將它復原?」














這個夸變得好乖

快要不認識了

被愛情沐浴的男子啊



 

楚天行:「不世出的神兵,自然非一般鑄法能造。楚某知道一處玄妙之處,可能對此劍復原有用。別說楚某藏私,我帶你前往。若無,我是不能保證能救你第二回。」





甜心動作又可愛了!

有沒有覺得他們真的很甜蜜蜜了

是不是已經滾上床了


夸幻之父:「嗯——」

楚天行:「別嗯了,我船先靠岸。」





覺得他們這時候都開始熟悉彼此了

也開始慢慢的習慣

還有我的夸現在說話的時候真是柔和


然後這集兩個人好像突然有點老夫老妻

進展太快了

夸楚實在太好嗑了((詞窮

评论(6)
热度(6)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