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的角色90%站攻,謝絕任何本命受向糧食及言論,請勿強行安利,大家互相尊重。
CP不拆不逆,拒絕KY。雖然偶爾喜歡拉郎,但拆到CP純屬惡趣,不會真情實感。

/殺無生大本命/夜神月我男神/
本命/魔王子|歎希奇|夸幻之父
牆頭/楚天行|縱橫子|寄曇說|
琴缺風隼|魔息大帝|地繭無限|
鬼刃夕痕|邪天子|黃泉|戰神猊

BIGBANG/TG
SpeXial/杰晉
名柯魔快/平新|白快|赤ジン|スコバボ|稻長|萩松|敢高
東離/殤凜
霹靂/夸楚
拉郎/殺無生x歎希奇|魔王子x凜雪鴉
 

†同人|東離† 異地重生 [殺歎]

微博上一個情人節活動ヽ( ◐ ౪◔)ノ
活動提示詞:荒蕪禁窟、娛樂
CP:殺歎,殺無生x歎希奇
拉郎,私設有,七罪塔在封劍塔後山設定。
順帶一題(?),無生貌似是年下//w//


雖說是段子征集,但實在不會寫段子…
希望這樣有表現到我的誠心ヽ( ◐ ౪◔)ノ





  清晨時分,歎希奇欲返荒蕪禁窟,經封劍塔後山時,看見一名年輕劍客躺倒在樹叢邊,雙手握著長劍,胸膛上卻是一片刺目的紅。歎希奇上前一觀,發現劍客雖身受重傷,但被人封住氣脈,算是保住了一命。於是,歎希奇決定將他帶往酒池劍泉,心想著,這名劍客應能像獨孤客一樣痊癒。


  身體浸在酒池中,傷口很快就起了變化,劍氣也隨著泉水逼出劍客體內的瘀血,更循序漸進地打開氣脈,短短幾個時辰,劍客的傷已經幾乎要完全癒合。歎希奇看得出劍客的劍術非凡,天資亦是出眾,復原能力也不在話下,在未來證明劍為百器之首的路上,此人絕對是一大助力。


  放心地睡了一晚,歎希奇隨著日出的光睜開雙眼,發現劍客已經坐在他的對面,自然地拿著池中的酒杯喝起劍泉酒。

  「是你救我的?」

  「不全然,要是沒人替你封住氣脈,我也束手無策。」

  劍客想起那時確實被點了穴脈,起身正打算離開時,忽感一陣暈眩,又坐回了位置上。

  「不妙。」


  歎希奇趕緊替劍客再次封住氣脈,將人放到背上,前往荒蕪禁窟。


  「歎希奇,你終於帶了好吃的回來了」

  「老大,那個不能吃。」

  洞窟內兩隻異獸的話題總是八九不離吃,歎希奇實在感到無奈又覺得好笑。

  「歎希奇,把人帶到這裡,是想要救他對吧。」荒唐總是比他老大鋇可汗靠譜,很快就能處理正事。

  「聰明,就像不久前你們救我一樣。此人可以幫忙對付你們口中的夸幻之父,相信你們不會拒絕。」

  「可以,但是他必須付出一點代價,例如身上特別的東西。」

  語落,空中化出一片白色的花瓣,緩緩地飄至劍客的胸口,沒過多久,劍客就醒了。

  「不用說謝,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你叫什麼名字?」

  「殺無生。」

  「不錯的名字。歎希奇,封建塔之主。」

  「既然醒來了,作為報答救命之恩,交出身上值錢的東西吧。」荒唐走向前,邊說著。

  「雞腿也可以。」鋇可汗補充。

  殺無生沉默了一會,拿出繫在腰間的笛子。

  「此笛迴靈笛,回音能破除法術。」

  「我們是狼,不能吹。」

  「那交給歎希奇吧,當作我們的代理人。」

  歎希奇接過笛子,正想試試用途,卻因為首次接觸樂器而不知如何操作。

  「看不出來,你也有這麼不擅長的東西。」荒唐挖苦道。

  「那還真是抱歉,剛好讓你們失望。」

  殺無生見歎希奇不懂笛子持法,便替他矯正姿勢。

  「這樣。」

  「嗯,再來?」

  歎希奇試吹幾個音,聽起來卻不是太理想。

  「我先吹一遍讓你看吧。」

  「這樣也好。」


  「看他們倆個這樣,我很想吃雞腿了。」

  「今天是情人節,就不為難你了,老大。」

  說著,荒唐化出一對愛心形狀的雞腿,無奈地把歎希奇的音樂課當作餘興節目配飯吃。

  「希望歎希奇音樂細胞不差。」


—END
170214


评论(2)
热度(7)
  1. 涅槃·凤舞陳亭彣 转载了此文字
    如此神奇的CP😂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