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的角色90%站攻,謝絕任何本命受向糧食及言論,請勿強行安利,大家互相尊重。
CP不拆不逆,拒絕KY。雖然偶爾喜歡拉郎,但拆到CP純屬惡趣,不會真情實感。

/殺無生大本命/夜神月我男神/
本命/魔王子|歎希奇|夸幻之父
牆頭/楚天行|縱橫子|寄曇說|
琴缺風隼|魔息大帝|地繭無限|
鬼刃夕痕|邪天子|黃泉|戰神猊

BIGBANG/TG
SpeXial/杰晉
名柯魔快/平新|白快|赤ジン|スコバボ|稻長|萩松|敢高
東離/殤凜
霹靂/夸楚
拉郎/殺無生x歎希奇|魔王子x凜雪鴉
 

†同人|名柯魔快† 當你懂你愛我(二) [平新]

上個月沒更,這次更了!但字數少了hhhhhhh
按照這種時間跨度寫下去大概會有一堆BUG吧hhhhhhhhh 請大家無視吧一定要告訴我了XD
是說大家可以到平新論壇看www





文/陳亭彣






  所以說,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轉到帝丹高中的?




  服部平次在沒人能聊天的情況下,無聊之際,就盯著工藤新一後腦杓那撮翹起的頭髮,意外地發現,來自窗外微弱到令人難以察覺的風、竟也能使它脆弱地顫動,就好像是連髮絲也沒了生氣、如同它的所屬人一樣的累了。

  他將視線放低了些,停在頸肩處的西裝外套上,那裡折起了特別多的褶子,隨著平穩的呼吸、規律地稍稍上下起伏著。

  不知怎麼的,服部平次總有個想要馬上抱住他的衝動。




  在服部平次還沒搬到東京之前,遠山和葉大概是這個世界上、一天之中能聽到「工藤」這個詞最多次的人了。

  『工藤這時候大概還在睡吧!』

  『工藤那傢伙肯定沒吃過大阪這的早餐!』

  『找一天約工藤來吃這個吧!』

  『那天工藤也會去呢!』

  『一定是工藤!』

  『這案件工藤肯定喜歡!』

  ……

  對於這樣的青梅竹馬,遠山同學實在是感到不堪其擾,不過有鑑於服部平次話嘮的個性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也就繼續包容下去了。

  只是,她沒料到的是,幾個月後,服部平次在一次放學後出現了誇張的發言——『跟我媽說一聲我去找工藤了!』遠山同學還來不及說些什麼,服部平次已經踩著輕快的腳步、到達下個十字路口了。

  靜華小姐很是無奈,在不久後兒子提出要搬到東京時。




  服部平次每次穿上帝丹高中的制服時,才會想起當初轉學的突然。


  說實話,服部平次確實不是在做每件事之前都要事先計畫的人,不過感覺搬家跟轉學這種稍微重要些的事應該是需要計畫的,卻反而很快地做出決定——因為反正天天都想著要去東京嘛。

  服部平次無疑是更喜歡大阪的,應該說喜歡的只有大阪,不過東京有工藤新一、帝丹高中有工藤新一。




  下課鐘響了,服部平次突然覺得,一節課的時間其實也沒想像中的漫長。

  在叫醒補眠的同桌前,服部平次好奇地湊近他,想看看他睡覺的樣子,可惜他的手臂幾乎擋住了整個臉,只露出單邊放鬆而垂下的細眉,和略顯疲憊的眼尾。

  忽然有個想在工藤家住下的想法在腦中一閃而過,服部平次直起身子,覺得身體有些熱熱的——又是那種常常出現的奇妙感覺。

  服部平次自己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只記得從某個時候開始,跟工藤新一靠太近時,都會感到溫度上升許多,而且莫名地感覺血液循環變好了,精神也因此亢奮起來,有時候甚至連褲檔處也會興奮地搭起帳篷。


  一直以來,服部平次都沒有什麼秘密,但他卻沒和工藤新一提過一件事。

  高中生這個年紀嘛,打手槍什麼的都很正常,但他沒說過,他每次腦中浮現出的,都是工藤新一的臉。


  想到這裡,不禁感到有些口乾舌燥——這也是服部平次鮮少不解的謎團之一。


  服部平次很多次都想找個人問個清楚,但想來想去,既然是連自己這樣的名偵探都無法解開的謎,大概也沒什麼人能給他答案了,能替他解惑的,應該就只剩身旁還在補眠的同桌吧,不過正是當事人呢。

  雖然說也能換個方法問就是了。






TBC

160721


评论(3)
热度(5)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