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金光† 陰陽兩殛御雙魂(一) [恨安]

瞎胡扯!不正經!OOC!




  雖然對於封邪之術如何倒行逆施一事還尚無頭緒,但黑白郎君卻意外得到一項訊息——陰陽兩殛御雙魂。

  對此,黑白郎君陷入片刻沉思。

  此功關鍵在於,必須使用擁有兩種極端對峙能量的器物,進入魂識交纏的生命體之中,接著運功釋放兩種能量,強行撥離其中一方魂識。黑白郎君望著手上的陰陽扇,這玩意兒是能拿來捅進安倍博雅軀體沒錯,但本身卻不具巨大能量,真要說現在手上富含雙極能量的物體,大概就是自己了。


  「啊啊…你要做什麼?放開我啊!」

  安倍博雅又是一副要被侵犯的樣子掙扎著。

  但確實是要被侵犯了。

  黑白郎君本要一掌崁入安倍博雅體內,但想著這傢伙可能無法承受被一掌貫體的傷害,要是這一掌直接雙殺了怎麼辦?於是頓了頓,把人先按地上放置。

  「黑白郎君,你…真有辦法幫我逼出體內的朧三郎嗎?」

  「囉嗦啊。」

  黑白郎君其實知道這成功機率不大的,哪有這麼簡單的呢。

  「如果真有萬一,只要能將之消滅,我可以犧牲。」

  「黑白郎君自能敗他…!」

  聽了一堆安倍博雅的碎念,黑白郎君突然萌生一絲靈感,不能一掌貫體釋放能量,那從嘴不也行?

  黑白郎君一手支住安倍博雅下頷,另一邊則以指刃入其口。安倍博雅一時無法掙扎,只能一臉懵逼地望著黑白郎君。

  「注意來—!」尾音拉高,黑白郎君無視安倍博雅的反應,運功將氣勁灌入。但意外的是,此舉竟只能運使單元功體。

  「怎會如此?」黑白郎君一時愕然,但細思功法關竅後,卻又豁然開朗,「難道是這樣…?」

  黑白郎君看著自己的雙手,一黑一白,若使用的雙元介質本身還必須陰陽雙分的話,那麼……黑白郎君腦中浮現的,是自己的大凶器了。


  「過來!」

  「啊…?又要做什麼了?」

  安倍博雅剛起身,一步都還沒跨出去,就直接被人拎了過去,跪坐在黑白郎君身前。

  「黑白郎君現在問你,為了驅逐朧三郎意識,你什麼都做是嗎?」

  「這是當然,現下我就只有這個願——」

  「那就—這樣!」

  「啊?」

  黑白郎君撩開衣襬挺了挺腰,安倍博雅雖見了他如此,但卻不明所以。

  「不要讓黑白郎君說第二次。」

  「這…這是要我幹什麼?」

  安倍博雅是真的不知道的。

  為了能使他同心配合,黑白郎君稍作解釋。

  「此功需藉由陰陽雙分之物為引,但黑白郎君身上現在只有此物。」

  「啊…?這…」

  黑白郎君露出器官,安倍博雅一時驚訝噤聲。那器物黑白分明,一邊是常人的肉色,一邊是陰暗的炭色,只有頂端與嘴唇一般,無顏色對立之別。


  而那物光是靜立不動,已是震懾人心的威武霸氣。


  「展現你之決心吧。」

  「這、我…」

  安倍博雅雖難免遲疑躊躇,但眼一閉心一橫,張口就要吞入那凶狠巨物。但誰又知,他盡力張開嘴,卻無能吞下這樣張狂的器物。


  也是,畢竟他倆體型相差甚遠,黑白郎君的尺寸還很不科學。


  「唔唔…嗯…」

  安倍博雅拼命拉開牙關,卻只是不斷用牙齒嗑著那暗粉色頂頭。

  「嗯—算了。」

  黑白郎君將安倍博雅一把拎起,若有所思。


  「你、你要放棄了?」安倍博雅擦擦嘴角的口水。

  「黑白郎君怎麼可能這樣放棄?」

  就在安倍博雅尚未反應過來之時,黑白郎君已將人壓倒在地。

  「啊啊啊…好疼…疼啊…」

  萬丈古洞裡的地質並不平滑,地上所見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塊和尖銳的碎石。

  黑白郎君雖看似粗魯,此刻卻將脫下的戰袍墊在了安倍博雅身下。

  「好了,接下來吾要以此進入你之軀體。」

  「啊?你該不會…」

  「沒錯,自古以來,皆有人以陰陽交合來修道練功。既然你的嘴無法用之,那為了喚醒朧三郎意識,黑白郎君只有如此了!呀哈!」

  安倍博雅一瞬之間就被剝去下身的遮蔽物,纖瘦而勻稱的雙腿隨即暴露在黑白郎君的視線之下。

  「抱元守一!」

  「诶等等等等…!」

  黑白郎君片刻遲疑,但手指卻已抵在穴口。

  「有什麼問題嗎?」

  「诶啊…沒…」

  雖然方才突然喊停,但安倍博雅現在看上去像是已經完全做好了準備,整個人都沉穩下來了,眼神也變得更加堅定。他收斂了心神,放鬆身體各處肌肉,然後將這當前的唯一希望,毫無保留地交付給黑白郎君。




TBC (大概吧)



其他鏈接:圖片三十六雨


评论(4)
热度(19)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