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的角色90%站攻,謝絕任何本命受向糧食及言論,請勿強行安利,大家互相尊重。
CP不拆不逆,拒絕KY。雖然偶爾喜歡拉郎,但拆到CP純屬惡趣,不會真情實感。

/殺無生大本命/夜神月我男神/
本命/魔王子|歎希奇|夸幻之父
牆頭/楚天行|縱橫子|寄曇說|
琴缺風隼|魔息大帝|地繭無限|
鬼刃夕痕|邪天子|黃泉|戰神猊

BIGBANG/TG
SpeXial/杰晉
名柯魔快/平新|白快|赤ジン|スコバボ|稻長|萩松|敢高
東離/殤凜
霹靂/夸楚
拉郎/殺無生x歎希奇|魔王子x凜雪鴉
 

†有感|霹靂† 夸幻之父和楚天行在一起的幾天 (三)

觀後感,截圖多。內含完整口白,以及夸楚CP向腦補(。)

範圍:仙魔鏖鋒12-1、12-2

(一)(二)


一開始這旁白的節奏特別好呀,巨喜歡!

旁白:『斬龍灣上,夸幻之父翻江倒海,霎時急湍甚箭,猛浪若奔,磅礡巨浪兼天掀起,渾成壯觀奇景。』







然後我的夸 

這個性真是太讓人喜歡了

夸幻之父:「海潮排闥,大地開路,這才是卬要走的康莊大道。」





真的很喜歡旁白啊,偶爾還會加上古詩,總之氣氛弄得好燃!夸也跟著好蘇好帥!

旁白:『隨即,高江急峽雷霆斗,彌天探地之勢,竟似造化開道,巍然恭迎。』




夸幻之父:「通過斬龍灣。」






不過我們夸經常帥不過一集

但我還是覺得他非常帥,全霹靂最帥!


每次都不知道在帥什麼

但就是很帥

連想要改寫歷史也那麼帥

我們夸要幹啥之前,都會先誇一下對方,然後自己弄成了就感覺很厲害(。)

夸幻之父:「一劍封喉,冷冽四字,盡顯霸氣。原來在斬龍灣江底,還有這等遺跡。但從今以後,斬龍灣,因卬改寫。」




然後就伸手去拔了 嗯嗯手真好看!旁白好棒,襯得我夸好蘇好蘇!

旁白:『只見夸幻渾然巨力,怒拔亙古封喉神器。』




嗯…然後…偷偷說…夸拔神器這段…我就不小心覺得污了


希望沒人聽懂


回到正題,夸拔了神器之後,水龍就跑出來了。

你知道不能亂喝陌生人的酒,為什麼不知道不能亂撿路上的東西!為娘心好累!

不過這也不能怪夸,相信這是他的慣性而已,看一下山海奇觀,那些東西除了從別人手上拿的,應該也有不少是像這樣路上撿的吧emmmm

然後我夸這裡好英俊啊

旁白:『劍出剎那。』

旁白:『神器出,巨龍醒,狂潮崩瀉,遠比先前凶險萬分。』




帥到模糊



雖然一時退到了岸上,但夸還是要正面上!

夸幻之父:「卬就不信過不了斬龍灣。」



鬥了一會兒,夸貌似感到一絲危險。

這時候甜心就出現了!

夸幻之父:「這,不妙!」

旁白:『此時驚聞詩號。』

楚天行:「一川星月氣如冰,仙骨謝讀陋室。翩然此身何所似,九風萍舟楚天行。還不上船嗎?」




甜心三段式特寫出場





沒時間解釋了快上車!

於是夸看著情況也只能如此,就跳上了船。





抓穩了!老司機要開始他的酷炫車技了!

 

楚天行:「站穩了,等一下要你揮劍,你就出力揮,衝。」






我夸一臉,這人好像真的很可靠。[好感度+10]



友誼的小船呀~~~愛情的大浪啊~~~

旁白:『只見小舟竟似劃空霓痕,遊馳狂浪怒嘯之間,旋即。』






抓準了時機,甜心要夸揮劍,夸真的難得這麼聽話,乖乖地揮了!

之前明明都不把生命亂交人的,果然是甜心特別懂夸的心!(其實只是情況危急,但我CP腦忍不住

楚天行:「就是現在。」







水龍遭斷首,海面變得一片祥和!

旁白:『神器一揮,無鋒現靈光,直斷水龍之首。』



這時的夸應該在想著自己剛剛好神氣,以及甜心這人確實知道怎麼過斬龍灣。



甜心確認情況能通過之後,就把夸一起載走了。

楚天行:「走。」







接下來12集的的第二個幕,兩人已經到了岸邊了。

甜心非常大喇喇地躺在船頭上。

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他們倆只要一說話就可愛哭啊


楚天行:「你好像欠我一句什麼。」

夸幻之父:「什麼?」

楚天行:「什麼?楚某可是救你一命。」

夸幻之父:「是嗎?卬通得過斬龍灣。」

楚天行:「但方才我可是聽到有人喊不妙。」

夸幻之父:「好吧,多謝。你滿意嗎?」



甜心聽到夸並不知道欠他一句什麼,滿腔委屈驚坐起!







夸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被救,大概還覺得甜心多管閒事

然後想了想自己好像那時真的遇到了點困難,道謝就算了,加了句你滿意嗎簡直不能再可愛啊((詞窮

我夸真的是沒跟別人這樣對話過

之前上一集問甜心看到他本人失望了嗎,這次問他的道謝甜心滿意嗎,而且說話的口氣感覺心情都很不錯

明明甜心就是對他說話最不帶禮貌的那個,可是偏偏就是他最懂夸,所以對話就可愛成這樣了


這裡非常像看天仙下凡看得出神有木有!

楚天行:「稍嫌誠意不足,但勉強接受。我就講斬龍灣沒我,你過不了。」



甜心又忍不住想說教了,動作挺可愛!

楚天行:「你就偏偏與我賭氣,年輕人就是年輕人。」

夸幻之父:「年輕人?」

楚天行:「啊,不對,好歹你也號稱什麼之父,但你卻不只意氣用事,還真沒公德心,隨便破壞風光景點。剛才那種陷境,就專治你這種白/目的大人。」

夸幻之父:「有人講過你容易得寸進尺嗎?」



((後退兩步超可愛!甜心好活潑!


甜心總是喜歡這樣一句懟一句誇的,然後夸這人容易自豪自傲,所以聽完之後的重點就直接在誇他的那句上了

楚天行:「沒有,因為楚某講的,全是金言玉語。原本我應該稱讚你有通天本事,後來卻想罵你自作自受。但不得不說,你確實洪福齊天。」

夸幻之父:「怎樣說?」











然後這裡emmmm 甜心都說了沒看過江底古蹟了,為什麼夸最後會覺得是甜心把這神器插在石牆上的

難道說這就是愛情!

還是說因為上面有甜心的味道

 

楚天行:「我以前經過斬龍灣,只過江面,未曾見過江底古蹟。想不到竟被你發現,還拔起了你手中的亙古神器。」

夸幻之父:「哦?但細思這來龍去脈,卬卻好奇這口經歷千年萬歲之劍是和人插在江底石牆,還刻下一劍封喉四字,沉埋江水之中,該不會是你吧?」

楚天行:「我?哈,你太抬舉楚某了。如果我早知道江底有這口神器,那現在擁有此物的人就不是你。」







真的不得不說!我夸真的特別看得起甜心!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甜心這裡已經漸漸被刷好感度了

不過具體是哪被刷的…感覺甜心一直隱藏著內心波動,看不出來

楚天行:「斬龍灣之取名,曾有一段神話流傳,昔日炎帝出巡游江,遇蛟龍作亂。炎帝拔三光神器誅斬,龍身不死曳尾翻江。」

夸幻之父:「哈。」

楚天行:「你這一笑,笑得很自豪暗爽。是不是將自己當成炎帝了?」

夸幻之父:「需要明言嗎?」








動作超可愛!!!在夸面前這樣賣萌
在喜歡的人面前才會賣萌啊


然後這個夸emmmm 前一秒說是廢鐵…下一秒就要送人

不過大概是因為前面甜心說如果他知道底下有神器現在就不會是夸拿到,所以夸覺得甜心想要,自己不需要就給甜心,這樣剛好人情抵掉

不過要還人情可不可以不要在送出之前說是廢鐵啦

夸幻之父:「話說回頭,這口劍是三光神器?」

楚天行:「應該是。傳說之物,連楚某也頭一回目睹。只可惜,現在劍刃已斷,卻仍有餘威,可知神器之神字不假。」

夸幻之父:「再有餘威,不過一口廢鐵,送你吧。」








真是看不上眼的東西就不要耶這個夸

楚天行:「你錯了,擁有神器,講究緣分,你有天緣,才得此物。再者,你認為他是廢鐵,卻不知古之神物有渾然天成卻也有後天而人成。」

夸幻之父:「後天而人成。你的意思是此物要卬再為他煅出劍身。」

楚天行:「聰明。」

夸幻之父:「但卬不需要,此劍交你。卬上岸,繼續前往黃泉三千丈。」






我們夸真的很喜歡給自己立flag!

一個打不贏你,但是他們會組隊啊

不過也因為夸是這種個性,所以特別讓人喜歡又擔心吧XD

楚天行:「聽說夸幻之父招惹的仇人很多,你確定現在要上岸?」

夸幻之父:「當今武林能威脅夸幻之父者,少之又少,就讓他們來吧。」



再來!

★★★★★間接接吻成就達成!

其實其他人一起喝一壺酒我也覺得沒啥的,但重點就在於,甜心這個酒壺看起來就是很私人的物品,所以感覺很像坦誠相見

酒論知交!見證友誼的時刻!
船都上了,酒也喝了,好棒

楚天行:「任性的人,老天往往最喜歡折磨。楚某不阻止你,但上岸之前總可陪我飲一口酒吧。」

夸幻之父:「好,就飲一口。」








特寫傳接酒壺感覺就像在互相說我願意


然我們夸喝完酒,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留下的甜心,獨自嘆了口氣。跟著樣的人互訂終生,下半輩子也沒好日子過了。可怎麼辦呢,就是喜歡啊。

楚天行:「這個人是注定一生艱難不斷,是天生,也是人為啊。」






之後的鏡頭帶到天空,那個光點化作一隻飛行動物,當初覺得是啥伏筆,後來覺得大概就是跟人傳遞消息emmmm





夸楚真的很好嗑啊

我就可以看他們看一整天

评论(8)
热度(17)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