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東離† 我眼中的殺無生

嗯,想到劇場版今年會上映,我就先來說一下我眼中的無生吧。為啥要搶在劇場版之前呢,因為小說外傳的內容我感覺已經崩了。之前有人把東離漫畫當同人嘛,所以我也把小說當同人吧。有一千個觀眾就會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以下是我眼中的那一個。


殺無生是我在布袋戲這坑裡最大的本命,因為他的想法他的個性深深地吸引了我。他不曾遲疑不曾迷惘,他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他很有自己的想法,最後也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今朝啼鳥訴生死,眾生執迷;
江湖宿命無人悟,一劍終末。

他的詩號就是他的劍道他的人生觀,他追求劍道和世間必然,他簡潔地看待宿命,並且把一切都交給宿命。

只有看不清命運的愚者,才認為自己能與命運對抗

第五集是關鍵,尤其是這一句話。同為宿命論者,不得不說,宿命論者經常被認為是懦弱之人,但其實在我們眼裡,不懂宿命還垂死掙扎認為能改變命運的人,確實愚蠢。

宿命對無生而言重要嗎?非常重要。他證劍道,同時也是宿命的了結。你說他愚蠢嗎,他絕對不愚蠢。不是每個都把生命視為最重要的東西,殺無生就是其一。

在他眼裡,劍道才是最重要的,他拿命去證劍證道,且不曾徬徨。他一直想要有一個強勁的對手,和他在劍術上分個高下。他要的一直都不是「贏」,而是一個「結果」,而這個結果無論是勝或敗,都是一種宿命而已。『找一個人,賭一次生死』這句話是鬼刃夕痕說的,也許,無生也有類似這樣的情感。


無生一直是一個非常純粹的人,可他出場時的塑造手法,卻很容易讓人誤解,甚至劇中還不斷有誤導的詞句。

剛出場的他,容易讓人誤以為他就是個以殺人為樂的殺手。可往後看,不難發現他其實也是個風趣的人。

凜雪鴉說他走過之路必留下屍身,殤不患問他你就這麼想殺人嗎,無生對此都沒有否認,但我不因此認為他就是殺人取樂。他住酒樓把客人都嚇跑了,他還因此花錢包下酒樓,彌補老闆的損失。所以你覺得他以殺人為樂嗎?是的話大可威脅老闆吧,可他不僅沒這麼做,還包下整間酒樓,你說呢?對手無寸鐵的人來說,強盜比他還可怕吧?


有些人會誤解他的想法,甚至扭曲他整個人。但我只想說,他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只是把劍道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那些人喜歡把他冠上傲嬌屬性,還要來個天真爛漫又好騙的人設,甚至塑造無生社交能力不好。最慘不忍睹的是,還有些人認為他是出來搞笑的,自以為劍術高超但實際很弱,甚至把它當作是計量單位。

無生從來就沒有一副自己最強的樣子,一副自己最強的其實是蔑天骸。無生一直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才不斷地找尋值得一戰的高手。反之,蔑天骸不懂這個道理,只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所以遭凜雪鴉所敗時,才會是那樣的反應。

我曾經看過有人說無生根本不想殺掉凜雪鴉才挑戰森羅枯骨,還說這是傲嬌的表現,這點可以說是非常之雷了。無生他本身就是因為他重視劍道追隨必然才讓人尊敬,把他找森羅枯骨挑戰解讀成不想殺掉凜雪鴉的藉口,這難道不是在踐踏他的尊嚴嗎?

再來,無生沒有傻到會一直被騙,卻有人抓著他輕易入隊這點,就覺得他是純情好騙。事實上,他只不過是因為能順道去挑戰七罪塔的主人才入隊的。且七罪塔裡逃生不便,還能才能逼著凜雪鴉出於自我防衛而跟他打一場。

他只能算是比較沒有心機而已,並不會無限制被騙。而且他也說了他不會再被騙,我是真心覺得無生心裡的陰影面積大到都要無法計算了…誰靠近就殺誰…這種話別人聽起來也許可愛,但是這是對人有多大的不信任呢。

雖然說他比較沒有心機,但他想要做的事,他依然會用點手段的。例如他和殤不患在第五集裡的部分,他刻意要殤不患先回去然後隔天再殺了他親自送上門的同伴,這就是在激不患拔劍。雖然說這個感覺是在小看無生,但其實我更想說的,其實是無生他很會看人。

無生在我看來,他是個很會觀察人事物的人,而且是聰明的。他的思考也許很簡單粗暴,但他把周遭的一切都觀察得好好的。他分明在無垠寺時,沒有過份去注意殤不患,可是他卻知道,晚上會去酒樓找他的,大概就是這個人而已。接著只是稍稍談了一下,他便知道殤不患是怎樣的人了,也不覺得殤不患是演的,很賭定說了要殺他的同伴,他就會動搖接著出手。

還有,他對捲殘雲也是很快就瞭解透徹,而且完全很懂得應付這樣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很輕鬆地就煽動他去剷雜魚了。最後丹翡在地牢裡,無生在旁邊默默說了,你當初就認錯最該懷疑的人,若要悔恨,就悔恨遇上他救了你一命。這裡我感覺無生不是放馬後炮,而是他本來就知道,當然這也是他得到過教訓,所以才懂得吧。

他善於觀察這點,在亡者之骨那裡也很明顯,他特地留意亡者身上的劍傷深度。我敢說,其他人大概沒那麼仔細會去看這些。另外說下,無生知道是天刑劍那裡其實不怎麼稀奇,他從師父那拿到的信上面,雖然只寫了神誨魔械,但知道是要去七罪塔,就知道是天刑劍,因為森羅枯骨大鬧鍛劍祠肯定是各村都知道,就算無生不敢興趣也會有耳聞的,因此是很好聯想的。

還有,無生社交能力絕對是沒有問題的。說他邊緣人這點我還算同意,因為和他交流過的大概是真的不會多,所以沒朋友這點我認同,但是這不代表他社交能力有問題,他會很少跟其他人對桌飲酒,只是因為別人怕他,而不是他自己不會和別人相處。

且,從他和其他人的談話來看,甚至覺得他這個人意外好聊不是嗎?你看他對捲殘雲的調戲,還有和其他人對殤不患的捉弄,以及隨捲殘雲說射歪了又跟著附和一遍。

再想想他說過的話,他說凜雪鴉仁義倫理不放在眼裡, 他說重視同伴是件好事,還有他對亡者有著憐憫之心,這些都透漏著他所重視的東西。他還說自己不適合收徒,因為要是有出息了會想殺掉,他其實只是克制不住自己戰鬥狂的體質。還是老話一句,他只是把劍道看得比什麼都重要而已,並不只有殺手單一個面向而已。


說了這麼多,他的一生終究是結束了,以後也不會再有他的戲了,那他這一生是如何?我想是非常圓滿吧。能夠證劍道就是他一生最大的滿足,所以他又何嘗不是勝利的?


不過為什麼我會說小說裡的他崩了?

在我眼裡,他一直很酷炫,擁有喝酒嗑瓜子爽朗大笑的糙漢風 ,風格審美卻是特別精緻風騷帥,可以說是非常的粗暴蘇。且在之前一次直播裡透漏無生人設是魁梧的角色,與我腦內無生一米九的猛男設定不謀而合,就是一個非常帥氣酷炫的角色。

然而,小說彷彿在告訴我,他很憂鬱。不僅身世打了悲情牌,連面罩也不是他的審美,只是因為嬰兒時候頭顱被摔裂了所以用來固定後來才習慣帶著。

小說還告訴我,殺無生並不是個讓他引以為傲的名字。這名字這麼酷炫,屠殺之路無人生還,其實他並不喜歡?

總之呢,前前後後都給我一種很莫名的破格感。


但,不管之後劇場版如何,我還是喜歡他,喜歡正劇裡的他。

评论
热度(17)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