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的角色90%站攻,謝絕任何本命受向糧食及言論,請勿強行安利,大家互相尊重。
CP不拆不逆,拒絕KY。雖然偶爾喜歡拉郎,但拆到CP純屬惡趣,不會真情實感。

/殺無生大本命/夜神月我男神/
本命/魔王子|歎希奇|夸幻之父
牆頭/楚天行|縱橫子|寄曇說|
琴缺風隼|魔息大帝|地繭無限|
鬼刃夕痕|邪天子|黃泉|戰神猊

BIGBANG/TG
SpeXial/杰晉
名柯魔快/平新|白快|赤ジン|スコバボ|稻長|萩松|敢高
東離/殤凜
霹靂/夸楚
拉郎/殺無生x歎希奇|魔王子x凜雪鴉
 

†同人|霹靂† 夸董不可以 (一) [夸楚]


*同人作品ooc成分有,程度多寡因人而異。閱讀過程中若有不適,請立即停止閱讀並離開本頁,若仍持續閱讀造成三觀崩壞、情緒暴躁等負面狀態,作者一概不負責*



  身為荒誕之始遊戲公司董事長的夸幻之父,由於古原爭霸這款手遊近期營運不佳最後賠本收場,他還擔起了這個責任甚至賠進了自己的私人財產,所以這幾天心情特別鬱卒。雖然心裡想著還能東山再起,但著實感到煩悶,於是就叫了祕書今晚陪他去喝酒。

  楚天行作為董事長秘書,雖然看上去有點懶散,事實上做事是很謹慎的。在夸幻之父還沒坐上董事長位置的時候,楚天行就多次和他有所接觸,甚至也是因為這個人的緣故,原本要離職的楚天行又繼續待了下去。



  「楚天行,十五分鐘後準備好車子。」

  「好的,夸董。」


  這個時間點,其實公司裡的員工都差不多下班了,要是之前,楚天行大概不會還這樣稱呼他,可在夸幻之父出國進修回來當了董事長之後,楚天行就是這麼一直叫他了。雖然有點不滿,但這還不是讓夸幻之父最在意的地方,而是他回國之後,發現兩個人的距離明顯遠了。

  夸幻之父想著他會不會是已經找了對象,原本就不愉快的心情此時更加糟糕了。


  出了公司大門,秘書準備好的車就在夸幻之父眼前。楚天行靠在車門上,夸幻之父遠遠的也沒看見他在幹啥,一直到走近車子的時候,才看他身子一震,然後不知道收拾了什麼東西之後才有些慌亂地轉過身。

  「夸董來得真早呀。」

  「十五分鐘,卬這不是來得剛好麼。」

  楚天行看著手錶搖搖頭,心裡吐槽著,要人十五分鐘後準備好卻第十五分鐘來明明是早了怎麼會是剛好呢。

  「看著楚某幹嘛呢?」

  突然被人盯著看,楚天行還以為夸幻之父是要他去給他開車門,正要繞過車頭的時候,夸幻之父又自己開門入座了,楚天行只好歪歪頭,疑惑地走回駕駛座。


  夸幻之父想起了自己曾經因為看到那銀色手表,而自己去買了個金的。那個時候他見到楚天行買了新錶,就說了真巧卬也剛買個金的,當天晚上就去買了個金的回來,隔天戴著上班假裝是情侶錶。現在想想可真幼稚,說不定都還不算曖昧,學人家戴什麼情侶錶。


  「你剛抽菸了?」

  坐進車子一段時間,夸幻之父才聞到了那點煙味。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向來討厭菸味,有抽菸的人到公司前都不敢抽菸,因為傳聞董事長聞到煙味之後脾氣會很暴躁。楚天行用後視鏡看了看夸幻之父的臉色,應該是沒生氣。

  「抱歉,不知道夸董這麼早就下來。」

  「卬不是指這個。你之前明明不抽菸。」

  「你又知道楚某之前不抽菸了?」


  話剛說完,楚天行就覺得有些後悔,也不知道怎麼的,說話突然就有點火藥味。不過好在夸幻之父沒有回嘴,楚天行倒是能鬆口氣。但確實,菸是這兩年才開始抽的,大概就是夸幻之父出國之後的事了。至於夸幻之父為什麼現在才問起,就是因為平常自己在公司特別守規矩了。



  一到店裡,夸幻之父就亂點了一堆酒,這讓楚天行很是頭痛。夸幻之父本來就不怎麼喝酒,今天這樣一堆混著喝肯定是要醉的。

  楚天行無奈地撐著腦袋,夸幻之父喝著酒也不說話,大概就這種時候最安靜吧,兩個人都沒什麼話想說,想談公事但都下班了不想提,想談私事又不知道從哪裡講起。無聊之餘,楚天行就數著酒瓶上有多少顆水珠,然後猜看看夸幻之父什麼時候會喝醉。


  「砰」的一聲把楚天行嚇得回過神。雖然眼前的人沒有起來亂鬧,但就是放酒杯的力道特別大,感覺那玻璃杯都要被他摔破似的。他一連重重放下好幾個酒杯,一旁的人都在看他們,楚天行趕緊去拉住要在放下另一個酒杯的手。

  「夸董好了,別喝了,你已經醉了。」

  「放開,卬還沒醉。」

  「你再喝下去,楚某可不管你了。」

  夸幻之父聽了安靜下來,楚天行趁著這時候趕緊買單,半拉半拖把夸幻之父扯到門口。離開前,店員還好心說了斜對面街上有家旅館可以休息,楚天行想了想,正打算把人丟去那裡,反正也不想把人帶回家,也不想去他家,那就留旅館照顧吧,誰叫自己放不下心呢。


  打開房門,楚天行就把這走路有些顛頗的人扔到床上,再看看自己的西裝,都被他一路拉拉扯扯給扯皺了。夸幻之父剛躺到床上馬上就坐了起來,像是在想事情一般。

  「你說,公司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楚天行雖然疑惑著這種事怎麼是問我,一方面又把之前開會的內容複誦一遍,但事實上夸幻之父是沒有聽進去的。就在楚天行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夸幻之父甚至感到不耐煩了。

  「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嗎。」

  是你問我話的耶…楚天行想說他喝醉了就不計較,轉身想去浴室梳洗一下,結果手突然被抓住,甚至被大力拉向床面。在楚天行以為要撞上人的時候,夸幻之父就把他按到床上去,將人好好地制服在身下。

  「夸董…這是?」

  「還要繼續裝傻嗎?」

  夸幻之父沒等人反駁,開門見山直接吻了下去。楚天行反應不及,也閃不開,就隨著那個人予取予求。


  「把菸戒掉…」

  離開嘴唇後就是這麼一句,楚天行雖覺得有些缺氧,但口氣也不想好。

  「楚某想怎樣你管得著嗎?」

  「管得著,還是說,你已經有新對象了?」

  「就算沒有,你也管不著。」

  夸幻之父聽著,怒氣就有些上來了。單手解開了楚天行的褲頭,直接往要害摸去。

  「等…夸董…不可以…我們不可以…」

  「嗯?我們之前明明就差這一步的吧?」




TBC


其他連結:圖片三十六雨菠菜文庫

评论(2)
热度(7)
© 陳亭彣 | Powered by LOFTER